洋气生部副局长获邀赴梵蒂冈参加会议:未带外交职分

图片 1

6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黄洁夫表示,这是中国第一次受邀出席由国际权威组织举办的器官移植领域的峰会。

“他是坐着轮椅来的,来中国后特别感动,特别是看到我们不仅有捐献者陵园、有庞大的志愿者队伍,而且还配备直升机来运送器官供体,他对中国有了全新的认识。”黄洁夫对记者说,“当参观到利玛窦墓地时,索龙多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

2017年2月7日,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在梵蒂冈正式召开,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受邀参加本次峰会,向世界各国分享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有西方媒体解读为“梵蒂冈正积极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对此,黄洁夫主任委员在《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受邀是因为自己是一名器官移植专家,而非因为部长身份。
黄洁夫在接受《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自己来梵蒂冈参会是从事业务层面的工作。“虽然在卫生部做过副部长,但我本人是一个器官移植外科医生,这次来梵蒂冈,我是以中国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身份参会,是来从事业务层面的工作,这次教皇科学院邀请我来参会,更多因为我是一个器官移植专家,而不是因为我是个部长。”
黄洁夫同时表示,这次来没有外交方面的任务,自己也不懂。“但是我相信中梵两国人民是相互友好的,如果将来发展正常的关系,也是很自然的,是符合世界永久和平的希望的。”

据英国卫报6日报道,针对梵蒂冈邀请中国代表黄洁夫参会一事引起一些人的不满,梵蒂冈官方则为邀请中国参会辩护。

宋云虎用数据指出,中国心脏移植术后的院内存活率与国际心肺移植协会数据基本持平,而像阜外医院这种单中心的心脏移植受者中长期存活率,则要高于全球同期10多个百分点。中国与国际的主要差距,集中于基础研究领域和新药开发上。

2017年2月7日,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在梵蒂冈正式召开,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受邀参加本次峰会,向世界各国分享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有西方媒体解读为“梵蒂冈正积极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对此,黄洁夫主任委员在《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受邀是因为自己是一名器官移植专家,而非因为部长身份。

今年3月,联合国与梵蒂冈教皇科学院共同发布了《梵蒂冈教皇科学院践行伦理道德会议宣言》。在第四部分,《宣言》用整章介绍了监管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的“中国模式”,并认为中国取得的成果“标志着一个‘器官捐献与移植的新时代’已经诞生”。

会议主办方主要负责人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器官移植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克在接受《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邀请中国参会,是因为“中国去年秋天在北京展现了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捐献和移植实践的指导原则的态度,国际社会对此深感鼓舞。”

黄洁夫也谈到了立法监管的滞后问题。2007年制定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距今已逾10年,与最新的现实已有脱节之处。黄洁夫建议协调相关执法部门尽快修订“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条例”,加大对违法违规的医院医生的惩处力度,对因官僚主义、不作为导致的浪费器官供体现象严肃追责。

图片 2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第71届世界卫生大会“器官移植服务的全民覆盖”边会致辞后,与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亲切交流,并用中文向黄洁夫道谢说“感谢中国”。

中国受邀参加反器官贩卖峰会遭质疑 梵蒂冈为中方辩护

2017年8月,在昆明举办的2017中国器官移植大会邀请多位国外权威专家参会,其中就有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马塞洛·索龙多。

据卫报援引梵蒂冈官方消息称,会议主办方梵蒂冈教皇科学院院长索隆多(Marcelo
Sánchez
Sorondo)在回信中表示,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是“一场学术会议,不重复有争议的政治主张”(“academic
exercise and not a reprise of contentious political assertions”)。

会后,在给黄洁夫的信中,教皇更是称赞中国的器官捐献移植体系是“世界上最好的体系”,表示自己“最想访问的国家是中国”,这封信后来也被黄洁夫转交给了外交部门。

路透社称,此次会议的背景是,梵蒂冈正积极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2017年8月4日,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主管官员何塞·努涅斯、国际器官移植协会现任主任南茜·阿舍教授,在云南省人体器官捐献纪念园向器官捐献者纪念碑敬献鲜花。

报道称,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一位医学伦理专家温迪·罗杰斯向梵蒂冈官方机构去信反对中国参会,信中无端指责中国非法进行器官移植、破坏人权等问题,质疑梵蒂冈邀请中国代表黄洁夫参加此次会议。

常有人担心,中国传统思想会成为器官捐献的障碍,但黄洁夫认为这种担心是缺少“文化自信心”。在他看来,中国人虽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弃之不孝”的老话,但救人是大孝,何况我们也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说法,中华文化中始终存在奉献与感恩的基因。

黄洁夫同时表示,这次来没有外交方面的任务,自己也不懂。“但是我相信中梵两国人民是相互友好的,如果将来发展正常的关系,也是很自然的,是符合世界永久和平的希望的。”

图片 3

 卫报报道截图,“梵蒂冈准备邀请中国前部长参与反对器官贩卖会议”

让世界了解中国模式

黄洁夫在接受《环球时报》独家专访时表示,自己来梵蒂冈参会是从事业务层面的工作。“虽然在卫生部做过副部长,但我本人是一个器官移植外科医生,这次来梵蒂冈,我是以中国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身份参会,是来从事业务层面的工作,这次教皇科学院邀请我来参会,更多因为我是一个器官移植专家,而不是因为我是个部长。”

2017年2月,黄洁夫受邀参加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全面系统介绍了中国在打击器官买卖和规范器官捐献与管理方面的经验做法,严正驳斥了个别参会人员提出的“活摘”谣言,得到与会代表的尊重和好评。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

比如因缺少合格的医院和医生而造成的器官浪费。“我们一方面是器官短缺,但另一方面也存在一些浪费现象。因为缺少医生,缺少有资质的的移植医院。”黄洁夫说。

相关报道

又如器官移植后注册登记体系的散乱。据介绍,目前登记体系主要靠药厂支持建立,黄洁夫认为应该由相关国家部门统一管起来。

图片 4

会上,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任主席菲利普·奥康奈尔也认为,中国器官移植数据和有关工作情况的透明度大幅增加,使得一些邪教组织制造的“活摘”谣言不攻自破。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